当前位置
主页 > 联系我们 >
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和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
2018-12-13
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和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共同

近年来,军需部门结合战时经验,对野战食品进行了改进。除了简单的压缩饼干和罐头食品,能够加热食用的自热食品也进入了各个部队的给养库。同时,09单兵即食食品配发部队,野战食品种类与口味逐渐丰富起来,为部队执行战备、演训任务提供了有力保障。野战食品到底吃起来口感如何?是否符合战场需要?还有哪些改进的空间?记者采访了机关业务部门与基层官兵,对相关情况进行了深入调查。

在去年的一次演练中,广州军区某团每人都按标准携带了野战食品,可是在休息时,战士许冬冬却拿出自带的面包、火腿肠等自购的“方便粮”。记者了解,像他这样不愿吃野战食品的官兵并不鲜见。许冬冬说:“大家来自天南地北,营区伙食口味也较为丰富,而野战食品相对口味单一,吃起来还是不太适应。”

在该团保障处领导看来,部分官兵之所以不爱吃野战食品,与官兵吃得次数少,从身体到心理上都不适应有关。据了解,按照过去的规定,野战食品购置费用从官兵伙食费里出,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如果不是特殊情况,部队不会专门组织食用训练,导致大家对野战食品的口味、食用方法等并不熟悉,影响了官兵对野战食品的适应程度。

经相关部门测试,野战食品有热量高、营养均衡等特点,符合战场需求,但是在口味与多样性方面的确比不上传统热食。到底是口味重要,还是功能重要?对于这一点,在部队官兵中有截然不同的看法。

一种观点认为野战食品在战场上,快速有效供给能量是最重要的事,口味过得去就行。某旅下士赵飞参加过多项重大军事任务,野外生存经验多,他讲述了自己在一次野外生存训练中的切身体会。丛林之中,只有在特定的补给点才能找到少量野战食品,其他的要靠捕捉动物、采集野果收集。有时几天吃不到东西,抓到一只野兔,还没烤熟,就被咽到了肚子里。如果此时找到野战食品,简直是个宝贝,吃一顿能顶很长时间。

另一种观点认为野战食品的口味也很重要,不可忽视。这一观点得到了某团参加过实战的老战斗英雄的支持。他回老部队作报告时说,当时部队持续作战20多天,部队携带的压缩干粮因含水量少、口感差,吃到最后难以下咽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部队战斗力。

结束新兵连紧张的军事集训后,刚走出校园的“95后”女新兵们立即投身到通信专业岗前培训中。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,她们不仅要练就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还要掌握听音知人、盲拨号码的本领;上千个电话号码、数百条勤务用语和各种番号、代号,女兵们都要烂熟于心,只有做到“四功”(耳功、手功)成绩全部达到优秀,才能取得上岗资格。“这群充满活力的

女兵用她们的汗水和努力展现出了话务员岗位不平凡的一面。”通信站主任薛均强对女新兵们的变化深有感触。

“您好,麻烦告诉我新闻视频站士官于鲁豪的联系方式。”对方话音一落,士官于鲁豪的办公室和手机号码迅速出现在张春丽的脑海里。来自云南曲靖的女新兵张春丽笑着说:“高考数学都没有难倒我,我却因为背不出电话号码偷偷掉过眼泪。”

作为一名优秀的通信话务员,首先要求耳功、手功全部达到优秀,而其中脑功最主要的就是记号码,当初张春丽拿到电话号码本时,着实吓了一跳:“这么多电话号码,少说也有2000个,这怎么可能全记住?”

为了早日成为一名优秀的话务员,话务班的新兵们充分利用各种时间,不少女兵甚至在熄灯后还藏在被窝打起手电筒记号码。有线中队指导员方玉告诉记者:“对于初入警营刚满18岁的小姑娘来说,她们之前哪里吃过那么多苦,我也见许多人私底下偷偷地抹眼泪。”

联系我们
CONTACT US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地址: